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文化 > 首都演艺

“无人”演唱会是笔划算的买卖吗

出处:首都演艺周刊 作者:记者 卢扬 王嘉敏 网编:尹文武 2018-02-08

C2018-02-09首都演艺周刊1版01s001

林俊杰日前举办的新歌演唱会,完全以直播的形式在全世界33个平台播出,累计观看人数超千万,但现场却没有一名观众,因此也被称为“无人”演唱会。相较于传统演唱会动辄千万元的演出成本,“无人”演唱会省去了大量硬性支出,但是为了提升观演体验,此类演出显然要在舞台技术和网络平台营销上进行大量的投入,在此基础上,从受众的消费意愿和直播的变现前景来看,“无人”演唱会是笔划算的买卖吗?

节省硬性成本

从2012年试水,到逐步成为不少乐迷、粉丝的音乐消费选择,演唱会直播市场迅速发展。然而对于大部分演唱会来说,直播仅是拓展宣传的辅助渠道,重点受众市场仍在线下,但是林俊杰日前却颠覆传统,举办了一次“无人”演唱会。

相较于传统演唱会需要花费百万元租用线下演出场馆,林俊杰的“无人”演唱会则显得轻便许多,直接落地在他的工作室“JFJ圣所”,对标传统演唱会配置,灯光、舞台、音响一应俱全,更有11名乐手及弦乐手、3名和声及4名舞者。这场演唱会在全世界33个平台播出,高峰期有150万观众同时在线观看,累计观看人数超千万。但作为一场纯粹以直播来呈现的演唱会,现场实则没有一名观众。

“线下大型演唱会在市场中依然有不可动摇的份额,但是逐年攀升的制作成本也是主办方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演出商陈琛指出,举办一场大型演唱会,除场地租金外,舞台搭建也是一笔可观的支出,现阶段传统的单面台已经难以满足演出的需求,四面台、副台、T台等舞台搭建形式越发常见,相应的,对配套舞台架设灯光、音响的要求也在逐步提升,与此同时,演出现场清洁、安保等人力支出,也是主办方必须承担的压力,“虽然很多明星都接连在国内各大城市举办巡回演唱会,但对比所需承担的重资产能耗,真正能盈利的仅是少数”。

而线上的“无人”演唱会则将演出现场从场馆转移到了线上音乐空间,由于演出全都在密闭空间进行,所以在动线走位、导播的运镜以及机器架设的位置都需要经过精密的规划,但相较于线下演出,显然节省不少硬性成本。

舞台技术投入提升

直播将一场演出从现场解放到千万个终端前,虽然拉近了偶像与粉丝之间的距离,却牺牲掉了观演群体氛围所营造的现场感,无论是多么精彩的演出,没有熟悉的喝彩与尖叫,只有弹幕、礼物等“寂静”的狂欢,而为了让演出具有更多的观赏性和互动性,被放大演出细节的线上演唱会,在舞台技术的运用和投入也在不断增加。

vwin官网记者调查发现,不同类别的舞台技术在投入上有很大差异,最常见的多媒体技术,投入费用通常在50万-100万元,但是全息投影技术起步成本便达到200万元,而新兴的3D-Mapping技术,可以在一个具有明确结构的建筑体的表面进行投影,从而实现拓展舞台建筑的空间可能性,每分钟需花费20万-25万元。

仅以此次的“无人”演唱会为例,林俊杰在一个房间内,布置了从地面到左右和背景都是拼在一起的大屏幕,结合歌曲内容呈现出不同的视觉效果,在演唱《穿越》时与幻化的舞者互动;《四点四十四》中奋力一跃似乎击碎了整个空间;演唱《黑夜问白天》时屏幕显示出悬崖峭壁。对于演唱会来说,声效同样重要,录音室也是这场演唱会的场景之一,借助全方位的录音设备,可以从视角到声音完全模拟现场,如果观众带上耳机,发生在这个装置上的声效会同步传递到观众耳中,例如挖一下这个设备的假耳,观众便能听到左耳传来的咯吱声。

一米观察创始人王毅指出,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例如对AR、VR、3D音效、全息投影等技术的运用,会给用户带来不同的体验。未来音乐市场一定是一个以用户体验为核心,能让参与者共享的全新生态体系,这也是未来演唱会直播核心竞争力的体现。

但是为了获得良好的传播效果,“无人”演唱会在网络播出平台的营销也必不可少。将线下演唱会搬到线上,网络播出平台相当于承担起了传统线下演唱会票务代理的角色,直播平台可以借助流量亿人的热度吸睛,艺人则通过平台推广对接受众,这其中就会产生相应的营销推广支出。

探索多渠道变现

不受时间与地域限制近距离观看演出,不需要承担大笔的重资产能耗,更无需担心会有演出终端的票务纠纷,存粹的线上直播演唱会看似是笔划算的买卖,是事实上,此类演唱会的变现力仍然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2014年的汪峰鸟巢演唱会是一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演出,乐视网通过网上平台预售汪峰演唱会“线上直播门票”,截至当晚演出结束,30元一张的在线门票共出售了4.8万张,此后的几天内又有2.7万张门票被售出用于观看“回放”,这种首次出现的付费模式,让演唱会直播变现成为可能。

而王菲在2017年12月30日举行的“幻乐一场”演唱会推出了免费直播和VR直播两种方式。据腾讯公布的数据显示,王菲演唱会直播总观看人数达到了2149万人,由于是免费直播,因此很大程度上只能靠粉丝的礼物“回血”,整场演唱会总共收获了2813.8万的礼物,折现约为281.3万元;而据微鲸VR App的直播页面显示,VR直播每人需收取30元的“门票”,共有8.8万人在线观看,合计收入达264万元。但这两部分收入与整场演唱会的投入相比,显然是微不足道的。

对此陈琛指出,“无人”演唱会可以看做演唱会直播技术发展的大趋势,现阶段仍无法代替线下演唱会,或者演唱会项目营收的有力支撑,因为演唱会直播极大稀释了受众群体,本来能举办30场左右演唱会的流量明星,一场在线直播就囊括了大部分受众,而且现阶段直播变现的途径非常单一,不是打赏就是销售门票,随机性高,难以培养粉丝黏性,因此,演唱会直播更多是当做一种营销渠道,“单从演唱会盈利的角度来看,纯粹的线上直播演唱会或许不是划算的买卖,但是站在营销推广的立场上,这样的宣传方式显然更容易被大众所接受”。

vwin官网记者 卢扬 王嘉敏/文 贾丛丛/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