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vwin德赢 > 互联网金融

前途未卜的比特币中国

出处:互联网金融周刊 作者:记者 岳品瑜 张弛 网编:尹文武 2018-02-06

C2018-02-07互联网金融周刊1版01s001

作为我国第一家也曾是最大的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比特币中国(BTCC)近日因一则被收购公告吸引了市场关注。BTCC在微博和官方公众号宣布,已经被一家香港区块链投资基金正式收购。然而,在BTCC宣布被收购的同一天,香港监管层宣布下架证券类虚拟货币,在分析人士看来,BTCC近几年命途多舛。在每一次的监管严击下,均未翻身,被收购这一根“救赎”稻草也恐难挽救BTCC。

行业老大 反被收购

1月29日,BTCC公布了被收购的消息,但并未透露具体的收购公司与收购细节。BTCC创始人李启元表示,本次资源的引入将助力BTCC从2018年起更加强势积极地发展业务。BTCC的公告称,BTCC今后将把业务重心完全转移到国际市场及旗下的三个主要产品——BTCC矿池“国池”、Mobi数字资产钱包和美元现货交易平台。

公开资料显示,BTCC成立于2011年,公司主体为上海萨图西网络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Bobby Lee(李启元),注册日期为2013年7月9日,注册资本为120万元。随着业务的发展以及越来越多的国内投资者开始进入“币圈”,作为国内最早创立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BTCC在2012年时,比特币交易额就曾占到全球比特币交易额的35%,成为国内最大、全球排名第二的交易所。至2017年上半年,国内比特币交易额在全球交易额占比达到了80%,BTCC在全球比特币交易平台排名中仍位列前茅。

另外,除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以外,BTCC还拥有国内最大的比特币矿池“国池”。据BTCC公告透露,2017年“国池”挖出价值近9亿美元的比特币。“挖矿”的高额利润使得国内产生了大量的矿机制造商和“矿工”,此前有媒体报道称,2017年上半年国内矿机生产几乎垄断了全球市场,全球各地投资者纷纷前来购买。

也正是大量堪称狂热投资者的出现,让一些良莠不齐的ICO(首次代币发行)项目看到了利润,开始大量滋生。据央行的定义,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流通,向投资者筹集比特币、以太币等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由此,2017年,央行注意到并开始打击数字货币的交易。

转战海外 市场流失

2017年1月11日,央行上海总部、上海市金融办等单位组成联合检查组对BTCC开展现场检查,重点检查该企业是否超范围经营,是否未经许可或无牌照开展信贷、支付、汇兑等相关业务;是否有涉及市场操纵行为;反洗钱制度落实情况;资金安全隐患等。

2017年2月9日,央行提出明确要求:比特币交易平台不得违规从事融资融币等金融业务,不得参与洗钱活动。当日晚间,BTCC、火币网、币行三家平台相继发布公告,宣布为升级反洗钱系统全面暂停比特币、莱特币的提现业务。历时4个月后,2017年6月,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恢复了提现业务。

但监管到此并未结束,随着提现业务的恢复,在比特币的“龙头”效应下,国内各类数字货币迎来大涨,ICO项目如雨后春笋般涌现,3个月间,比特币价格从1万元左右直接涨至近3万元。为了遏制ICO乱象,2017年9月,中国央行等七部委发布《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称,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应当立即停止。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同时,对于存在违法违规问题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金融管理部门将提请电信主管部门依法关闭其网站平台及移动App,提请网信部门对移动App在应用商店做下架处置,并提请工商管理部门依法吊销其营业执照。随后,2017年9月14日-15日,国内最大的三家比特币交易所BTCC、火币网和币行相继宣布关停场内交易,并于10月31日之前完成清退。

而在完成清退、停止提现、彻底关闭国内平台后,火币网和币行等交易平台纷纷转战海外。目前,火币网在海外开设了火币pro,币行拥有OKCoin国际站与合作公司OKEx,且均提供C2C场外交易服务,吸引了众多国内的投资者,而BTCC却没有了声音。

vwin官网记者了解到,BTCC虽然也有国际站,提供美元对比特币的交易,但仅支持VISA等国际支付手段,这也使得国内投资者无法继续在BTCC进行投资交易。从比特币交易量来看,据CoinMarketCap网站显示,2月5日,OKEx比特币交易额达到41.5亿元,占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的9%,排名第2;火币pro比特币交易额近11亿元,占全球比特币交易量的2.39%,排名第8;而BTCC交易额只有5.4亿美元,占比1%,排名第16。

数据显示,2017年,BTCC创造超过250亿美元的比特币交易量,位居世界前列,而面对国内市场的流失,BTCC也迫切需要改善目前的情况。BTCC交易平台副总裁蔡敏杰表示,此次收购为BTCC提供了资源,BTCC将利用其运营历史悠久的比特币交易平台的经验,在未来向用户提供更便捷安全的数字资产服务。

在业内人士看来,“更为便捷”是BTCC未来提供比特币交易的重点,此次收购之后,BTCC可能会回到国内投资者的视野。“国内市场是不会放弃的,但不能公开进行,无论是平台还是用户都会想方设法采取各种手段进行交易。”上述业内人士说道。

监管加码 前景迷茫

BTCC被收购为平台的“救赎”带来了希望,但在监管日益趋严的情况下,总让人感觉BTCC来晚了一些。在BTCC宣布被收购的同一天,香港证监会中介机构部执行董事梁凤仪公开表示,香港证监会已要求多家虚拟货币交易所将属于证券的虚拟货币下架,若发现有公司继续向公众发放证券属性的加密货币,不排除有进一步行动。

近日以来,监管虽未明确发文规定,但国内数字货币监管趋严风声不断。此前就有多家包括央行主办媒体透露监管要对注册地在境内的场外交易平台、境内大额“点对点”的做市交易,包括注册地在境内但通过其在境外的网站平台,以及采取所谓“出海”形式继续为国内客户提供虚拟货币集中交易服务的平台进行逐步清理。

苏宁金融研究院区块链实验室首席研究员洪蜀宁认为,国内监管目标是控制数字货币在国内的交易量,一方面是防范金融欺诈风险,另外使得国内矿工没有出货渠道,促使矿工出海,也能降低数字货币在国内的影响。在他看来,国内监管可能会采取屏蔽海外交易所网站、查处集中式的C2C交易、对出海平台的实际控制人进行监管等措施。

洪蜀宁也表示,“总体而言,这些措施对国内的交易量会有一定影响,但不能杜绝。国内平台出海主要是规避监管,内地用户仍会是其主要的服务对象,但所占比例会有所下降。但内地用户的身份信息会扭曲,难以统计,更加难以监管。而且在目前的法律框架下,个人私下买卖数字货币仍然是合法的,只要不是大规模的、影响金融稳定,还是可以进行的”。

在稀财汇创始人、500金研究院院长肖磊看来,目前,国内监管层面实际上是在细化一些可以执行的方案,但这种方案还是基于去年9月4日的监管文件,一些措施可能会针对场外市场和海外交易所,但很难说会起到多大效果,因为监管的目的是屏蔽大众非常便捷的参与炒币的渠道,而不是说真的要完全禁止,因为这很难完全禁止。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国内投资者进行数字货币交易的三大平台之一的币安,已经打破了暴风雨前的宁静。2月1日,币安宣布不再为中国内地地区用户提供服务。在币安官网“致中国用户”的公告中,仅有一句话:“根据中国相关政策法规,币安不再为中国内地地区用户提供服务。”

“交易所最担心的可能是因为一些监管而影响到长远发展,这类交易所利润很大,也不想因为过于招揽中国客户而引起监管层的注意。实际上监管方面并没有对已经设立在海外的交易所采取具体行动。后续如果数字货币行业陷入熊市,监管可能会放松,因为市场本身就在降温,达到了监管的目的。”肖磊说道。

总而言之,国内会对向内地用户提供数字货币交易服务的“出海”平台加强监管,已经无可争议。而此次BTCC被收购后能否重新将交易平台发展起来,也充满了未知数。vwin官网记者发邮件到BTCC官方,希望了解更多关于收购与此后BTCC发展的计划,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vwin官网记者 岳品瑜 张弛

右侧广告